培育更多有引领性的农业科技企业

作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最重要的农产品贸易国,我国要有自己的国际大粮商和农业科技巨头。形成农业科技企业矩阵,既需扶持培育大而强的领军企业,也要支持发展专而精的特色企业。要着眼全产业链和全要素,促进农业技术集成、创新要素集聚、龙头企业集群、特色产业集中。

全球最大农业科技公司先正达集团即将登陆科创板。近年来,围绕先正达集团和相关企业的新闻备受关注:4年前,中国化工完成收购瑞士先正达,成为中国企业迄今最大的海外并购案;2020年,中化集团、中国化工宣布,将旗下全球农业资产注入新设立的先正达集团;今年,中化集团与中国化工联合重组,先正达即将上市,再次令行业瞩目,也让人对本土农业科技企业的培育增加了关注度。

作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生产国、最重要的农产品贸易国,我国要有自己的国际大粮商和农业科技巨头。有了自己的国际大粮商,才能掌握国际粮源和价格话语权,这对保障国家粮食安全意义非凡;有了在种子、植保、农化等关键环节和核心领域占据主动的中国企业,才能实现农业科技自立自强,这对提高我国农业竞争力十分重要。眼下,中粮集团已成为与“四大国际粮商”旗鼓相当的大粮商,而先正达集团也成为我国自己的世界一流农业科技企业集团。

农业的出路在科技,创新的主体在企业。让农业插上科技的翅膀,必须要有引领性的农业科技企业。据有关部门2019年的一项调查,在作物种业、农机装备、原创农药三大领域的高科技企业竞争力方面,我国前3强企业与国际前3强企业相比,专利申请量、销售额、国际市场占有率等差距明显。以销售额来说,作物种业领域国际前3强企业是国内企业前3强总和的20多倍,农机装备领域是17倍,农药领域超过10倍。

现代农业是资本密集型行业,也是技术密集型行业。我国是世界第一大农药生产国、世界第二大种子市场,但我国种业和原创农药企业整体上规模小、技术水平较低。原创农药企业每年投入研发费用较高,一般占总销售额的9%至13%,我国大多数农药企业研发投入仅占销售额的1%至2%。尽管我国农业生产用种安全有保障、风险可控,但种业创新的人才、成果大多不在企业手中,实质性科技领先的种业企业屈指可数。

农虽旧业,其命维新。以往那种认为农业没有科技创新、种粮没有技术含量的观念早已过时。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正在发生,生物技术、智能化技术、新材料技术等先进技术加速向农业领域渗透。在此背景下,世界农化行业格局发生巨变,行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

今后要重塑我国农业科技企业版图,形成农业科技企业矩阵,既需扶持培育大而强的领军企业,也要支持发展专而精的特色企业。要引导金融、社会资本参与,采取差别化扶持政策,提升企业差异化竞争能力,必须着力打造三类企业。第一类是航母型领军企业,具有产业主导能力的“航母”,最具资本、技术、人才优势。第二类是特色优势企业。支持其在经济园艺作物、畜禽地方品种等细分市场发挥作用,打造“隐形冠军”。第三类是专业化平台企业,在重点环节上提供专业化技术支撑或服务的平台型企业。

要着眼全产业链和全要素,促进农业技术集成、创新要素集聚、龙头企业集群、特色产业集中。一方面,着眼全产业链协同促进要素集聚,围绕主导产业,聚焦全产业链中品种研发、高效种养、精深加工等环节,实现优势科研团队、优秀企业、优质基金深度融合、联动发展。另一方面,着眼全要素集聚推动产业发展,推动科技、人才、资本等集聚在一个产业上,补齐要素短板,形成集团作战优势,提升单个要素的边际效益,让没的变有、让弱的变强、让强的更强。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