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博尔顿新书摘要: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的丑闻

约翰•博尔顿新书摘要: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的丑闻

来源:华尔街日报 时间:2020-06-29


John Bolton (Photo courtesy of Gage Skidmore | Flickr)

约翰-博尔顿: 特朗普的对华政策的丑闻
美国总统向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乞求在国内政治上的帮助
置国家安全问题于他自己连任前景的利益之下;
对北京的侵犯人权行为视而不见。

作者:(前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John Bolton)
翻译:波士顿翻译小组(章斌, LZ, 老三,Dawn Wang)

四十多年来,美国的对华战略建立在两个基本命题上: 第一是由于市场经济政策,更多的外资投入,与全球市场更深层的交流,以及对国际经济规范更广泛的接受而带来的日益繁荣,中国的经济将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2001年将中国纳入世界贸易是这一评估的顶点。

第二个命题是,随着中国国家财富的增加,必将导致其政治的开明。随着中国变得更加民主,它将避免争夺地区或全球霸权。国际冲突的风险–无论是热战还是冷战–都将降低。

这两个命题从根本上说都是错误的。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做法与预测的完全相反。中国的利用了这些组织,在所谓的自由贸易体中奉行重商主义政策。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强迫外国企业向中国转让技术, 并继续以专制的方式管理其经济。

在政治上,中国更远离民主,而不是走向民主。在习近平的领导下, 中国有了自毛泽东以来最有权威领导人和最集权的政府。大规模的族裔和宗教迫害在继续。 同时,中国已经建立了一个可怕的攻击性网络战计划,在500年以来首次建立了一支远洋海军,增加了其核武库和弹道导弹的数量, 等等。

我认为这些事态发展是对美国及我们的朋友和盟友战略利益的威胁,奥巴马政府基本上坐视事态的发展而(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在唐纳德-特朗普总统身上体现了美国对中国日渐增长的忧虑。他知道到一个关键的道理就是政治-军事的力量是由强大的经济做后盾的。特朗普经常说,阻止中国以美国为代价的不公平的经济增长是在军事上打败中国最好的方式, 从根本上来说这是正确的。


左起为特朗普总统的女婿、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国家安全顾问约翰•博尔顿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听着总统在椭圆形办公室的讲话,2018年8月27日

但真正的问题是特朗普如何应对中国的威胁。他的顾问们的在思想上有严重分歧。他的内阁里有 “熊猫抱者”(评: 对中国友好)如财政部长史蒂文-姆努钦;如假包换的自由贸易者如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拉里-库德洛,以及对中国的鹰派的人士如像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 首席贸易谈判代表罗伯特 。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Peter Navarro。

2018年4月我被委任为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后,我成了最徒劳无用的角色:我想把对中国的贸易政策嵌入到一个更广泛的战略框架: 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口号,呼吁 “自由开放印度-太平洋(印太) “地区。然而,一张保险杠贴纸并不是一种战略,而我们一直在为避免陷入中美贸易这个无底洞而挣扎。

刚开始处理贸易事务的手段就彻底混乱不堪。

特朗普最中意的处事方式是找小股人马来,或是在椭圆形办公室或罗斯福厅,一起来争论一些复杂、有争议的问题。一遍又一遍争论同样的问题, 从来没有得到解决,更糟糕的是,某天一个结果,过几天又一个完全相反的结果,这些事情真让我头疼。

2018年11月中期选举来临,中国贸易方面的鲜有进展。(总统的)注意力转向下月即将到来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艾利斯二十国集团峰会,届时习近平和特朗普可能亲自会见。特朗普将此视为他梦寐以求的会议,(中美)两个大牢的峰会,把欧洲人撇在一边,做成大笔交易。

会出什么问题呢?在莱特希泽看来,会出很多问题。他很担心特朗普一旦松绑会做出多少让步。12月1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晚宴上,习近平首先竭尽其力地吹捧了特朗普。习近平很沉着地照着显然是事先精心制作的卡片上念, 特朗普信马由缰张口就来来,美方没人知道他从上一分钟到下一分钟会说什么。

其中一个亮点是,习近平说要和川普多合作六年,川普回答说,大家都在说应该为他废除宪法对总统的两届任期限制。 习近平说,美国的选举太多,因为他想特朗普继续执政,不想又与别人打交道。特朗普赞许地点头。

习近平抱怨说,美国选举太多了,因为他不想别人替代特朗普

习近平终于转入实质性话题,阐述了中国的立场:美国应降低特朗普现有的关税,双方将不进行竞争性货币操纵,并同意不进行网络窃取(想得真周到)。 习近平表示,美国应该取消特朗普加的关税,或者至少同意放弃新增加的关税。 习近平说:”人们期待着这一点。” 那一刻,我担心特朗普会直接答应习的所有要求。

特朗普差点就单方面提出美国的关税将维持在10%,而不是像他之前威胁的那样上升到25%。 作为交换,特朗普只是要求增加一些中国农产品的采购量,以有助于关键的农业州的选票,如果中国同意这样,美国的所有关税都会降低。 简直是太悬了。

特朗普问莱特希泽是否有什么遗漏,莱特希泽尽其所能让谈话回到现实水平上来,把着重点放在结构性问题上,并肢解了中国的提案。 特朗普最后表示,莱特希泽将负责交易的制定,贾里德-库什纳也将参与其中,这时所有的中国人都活跃起来笑了。

决定性的一幕出现在2019年5月,中方违背了新兴协议的几项关键内容,包括所有结构性问题。 对我来说,这就是中国根本没认真的证明。

6月18日,特朗普与习近平通电话,这距离那年在日本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仅一周多的时间,他们将在那里举行下一次会晤。 特朗普首先告诉习近平他很想念他,然后说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是他做的最重要和受欢迎的事,这对他在国内政治上会有很大的好处。

特朗普总统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9年6月29日在日本大阪举行的20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谈。

6月29日在大阪的会晤中,习近平对特朗普说,美中关系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 他说,一些(不具名的)美国政治人物做出了错误的判断而呼吁与中国进行新的冷战

特朗普出人意外地,突然将话题转到了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上,恳请习近平确保他能赢。

我不知道习近平是在指责民主党还是我们坐美方桌子这边的,但特朗普立即假定习是指责民主党人。 特朗普赞赏地表示说民主党人对中国很大的敌意。 随后,特朗普令人惊讶地把话题转移到即将到来的美国总统大选上,暗示中国的经济实力,并恳求习近平确保他能获胜。 他强调了农民以及中国增加购买大豆和小麦在选举中的重要性。 我本想把特朗普的原话写出来,但政府的出版前审查程序不许印。

随后,特朗普提出了上个月贸易谈判的破裂,敦促中国回到已收回的立场来,以达成最激动人心,规模最大的协议。 他提议,对剩下的3500亿美元美元的贸易逆差(按照特朗普的算术),美国不会征收关税,但他再次向习近平强调多中国尽可能多购买美国农产品的重要性。

习近平同意我们应该重启贸易谈判,对特朗普作出不征收新关税的让步表示欢迎,同意双方谈判团队优先恢复农产品讨论。”你是三百年来中国最伟大的领导人!”特朗普兴高采烈。几分钟后,他又修正为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

特朗普告诉习近平,他是 “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领导人。”

在我辞职后的后序谈判确实在2019年12月宣布了一项临时”协议”,但”协议”徒有其表,其内容并不像看起来那么重要。

特朗普与习近平的谈话不仅反映了其贸易政策的前后矛盾,也反映了特朗普心中把自己的政治利益和美国国家利益的混为一谈。特朗普不仅在贸易问题上,而且在整个国家安全领域,将个人和国家混为一谈。我很难找出在我的白宫任期内,特朗普有任何一个重大决定不是以赢得连任为目的。

就拿特朗普处理中国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通讯所带来的威胁为例。罗斯等人多次推动严格执行美国针对欺诈行为的法规和刑法,包括两家公司藐视美国对伊朗和其他流氓国家的制裁。华为和中兴等中国”公司”最重要的目标是渗透到电信和信息技术系统,特别是5G,并将其置于中国的控制之下(当然,这两家公司对美国对其活动的定性有异议)。


中国深圳的华为大楼,2019年12月11日。

相反,而特朗普则不认为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政策问题,而是向习近平做出个人姿态的机会。例如,2018年,他取消了罗斯和商务部对中兴通讯的处罚。2019年,他提出,如果华为在贸易协议中帮忙,他就会撤销对华为的刑事起诉–当然,这主要是为了让特朗普在2020年赢得连任。

这些和无数其他与特朗普类似的谈话形成了一种根本无法接受的行为模式,侵蚀了总统职位的合法性。如果引领弹劾的民主党人在2019年不是如此执迷于他们的乌克兰闪电战,而是花足时间更系统更全面地调查特朗普在整个外交政策中的行为,弹劾结果可能会很不相同。


一位示威者在抗议引渡法的示威行动中面对防暴警察,香港,2019年6月12日。

贸易谈判的期间,香港对中国欺凌行为的越来越不满。一项引渡法案提供了导火索,到2019年6月上旬,香港发生了大规模抗议活动。
我第一次听到特朗普对事件的反应是6月12日。当听说有150万人参加周日的示威游行, 他说:“这可是个大事。” 但是他立即补充说:“但我不想介入”,“我们也有人权问题。”

‘谁管它呢?我只想做个交易’。
–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天安门广场大屠杀30周年纪念日上的讲话。

我希望特朗普能把香港的这些发展看作是给他对中国的筹码。我想错了。 同月在中国天安门广场屠杀民主示威者30周年之际,特朗普拒绝发表白宫声明。

“那是15年前的事了。”他错误地说。”谁管它呢?我只想做个交易,别的什么都不要。” 就这样不了了之。

维吾尔族是一个主要居住在中国西北新疆省的穆斯林民族,北京对维吾尔族公民的压制正在迅速进行。特朗普在2018年白宫圣诞晚宴上问我如何考虑制裁中国对维吾尔族的处理。

在2019年6月二十国集团大阪会议的开幕晚宴上,在只有翻译在场的情况下,习近平曾向特朗普解释了为什么要在新疆建设像集中营一样的营地。根据我们的翻译,特朗普告诉习近平应该继续建设营地,那是正确的做法。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亚洲顶级幕僚Matthew Pottinger告诉我,特朗普在2017年11月访华期间也说过非常类似的话。


2019年6月2日,中国新疆地区阿图什,一个被认为是关押维吾尔族穆斯林的 “再教育营 “设施。

特朗普在台湾问题上特别有陈见,因为受了那些靠中国大陆投资发财的华尔街金融家的影响。特朗普最喜欢做这样的比较。 他指着一个粗黑版笔的尖端说,”这是台湾”,然后指着椭圆形办公室里历史悠久的坚毅办公桌说,”这是中国”。美国对另一个民主盟友的承诺和义务也就如此而已。
2020年,冠状病毒大流行,更多的惊雷从中国传出。中国隐瞒、编造和歪曲了有关疾病的信息;压制了医生和其他人士的异议;阻碍了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机构获取准确信息的努力;并积极进行造谣活动,试图辩称新冠病毒并非源自中国。

特朗普的回应有很多值得批评的地方。首先是 政府早期坚定地宣称,这种疾病已经被”遏制”,不会有什么经济影响。特朗普用其反射性本能试图说服自己摆脱任何事情,哪怕是公共卫生危机。 但那只会削弱他和美国的信誉。他的声明看起来更像是控制政治损害,而不是真正对公共卫生负责。

然而,特朗普对政府的其他批评则是轻率的。其中之一是对我在白宫头几个月对国家安全委员会人员配置精简重组的抱怨。为减少重复和重叠,提高协调和效率,国家安全委员会各局的职责调整是很有管理意义的。将处理全球卫生和生物防卫问题的局改为处理生物、化学和核武器问题的局; 生物武器攻击和大流行病可能有许多共同点,应对这两种威胁所需的医疗和公共卫生专门知识是相辅相成的。在原全球卫生局工作的大多数人员只是调到了合并后的卫生局,继续从事他们原来的工作。

只是坚毅办公桌后面的椅子是空的。

国安委内部结构调整至多不过是特朗普乱世海啸中蝴蝶翅膀的颤抖。尽管白宫高层漠不关心,但尽心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工作人员还是在这场流行病中尽职尽责,远在特朗普3月之前就提出了关闭和社交疏远等方案。国家安全委员会生物安全小组完全按照其职能运作。只是坚毅办公桌后面的椅子是空的。

在当今2020年大选前的大环境下,特朗普的反华言论急转直下。特朗普在寻找中国贸易大单的过程中受挫,又非常害怕冠状病毒大流行对其连任前景的负面政治影响。现在他决定把责任推给中国,而且理由充分。他的行动是否能与他的言语相一致,还有待观察。他的政府曾表示,北京对香港异议人士的打压会产生后果,但目前还没有实际后果。

最重要的是,特朗普目前的中国姿态能否持续到选举日之后?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只是以特朗普为基础, 没有什么哲学、宏大战略或政策之基础。这对于那些相信自己知道他在第二个任期内会做什么的人,尤其是中国现实主义者来说,值得思考。
-博尔顿先生是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2018年4月至2019年9月担任国家安全顾问。这篇文章改编于即将由西蒙与舒斯特6月23日出版的他的新书《发生过的房间:白宫回忆录》。

《华尔街日报》原文:
https://www.wsj.com/articles/john-bolton-the-scandal-of-trumps-china-policy-11592419564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google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linkedin